>

春花和我,徐志摩诗集

- 编辑:管家婆马报彩图大全 -

春花和我,徐志摩诗集

  她怨,说天时太冷;

春花说她想看书,我放下游戏陪她去图书馆。

路上**

  一

春花说她喜欢花海,我带她去看。

这时,一个男人跑进来忙向璐璐和陈丙良道歉:对不起,爸,我来晚了,单位最后结算,不让走。

  春风也不知去向。

春花说她心情不好,我陪她去小西湖闲逛。

陈丙良哄着:你可不是一般的孩子。

  风不回话:他给!

但我就是喜欢春花啊,白天喜欢,晚上喜欢,春天喜欢,秋天喜欢。

春花对着玻璃掉下了眼泪。

  花对风说「我要,」

春花很诚实,因为刚上大学那会儿哪怕是在校园里她也会迷路。

路上车外**

  他俩初起的日子,

春花在雪地转起圈来,像个精灵一般,为寂寥的大地舞出了一曲惊叹号。 我怕雪落地声遮住我的声音便喊了出来,春花春花,你知道我为什么喊你出来么? 春花捋了捋被雪浸湿的刘海,蹦蹦跳跳凑了过来说,看雪啊,你看多美啊。我看着春花被冻红的小鼻子说,你没听过么?下雪天一起走,想和你一直走到白头。 春花看着我怔了怔,一本正经地说,头发是白了,来,我帮你焗个油。说完踮起脚,把我头发上的雪弹掉。 转身,背起手又自顾自踩起雪来…

第十七场

  但春花早变了泥,

春花春花,做我女朋友吧!我保持冷静,话题紧紧攒在手中。

说着对春花:你快进去。

  二

喜欢,无论叶绿秋枯。

陈丙良:你回去吧,我跟李哲谈谈。

  「不久就冻冰,」他说。

我第一次看到春花的时候就觉得,这个就是我女朋友了。那年春花16岁我17。

李哲苦笑:呵。都一样。

  像春风吹著春花。

春花春花,我喜欢你! 春花停了一下,说,噢…然后继续向前走,我看不见她的脸,突然她跑了过来,笑着说,我们打雪仗吧!我忽然懵了。

第八场

春花说她想看日出,我定好闹钟从床上弹起……

李哲:不是不聊他们吗?

可是,没有春花,也没有仲冬那场雪。

说完,刚进手术室就站不住,晕倒了。

仲冬,雪淋湿了天空。我知道春花最喜欢雪,便跑到她宿舍楼下喊她一起去看雪。春花穿了一双小靴子,走在雪地里咯咯作响。 春花伸出手,温柔了那片雪花,沦落成美融为水。春花捧着水说,你知道么,雪花是天空的使者。我顾不得她在那文艺,抬头看看灰蒙蒙的天空深吸了一口气。

璐璐在家里割腕自杀了。

我想,应该是我赢了吧!?

李哲:是啊,所以他当镇长了,我是银行小职员。

我最喜欢看春花扎马尾了,每当她扎了马尾我就喜欢走在她后面。 我说,春花春花,我觉得你这尾巴…噢,不是,你这马尾也像燕子尾巴一样能指示方向。春花委屈说,要是能我也就不是路痴了。我说,噢,有了这马尾我就不会走丢了。春花小脸突然浮现出坏坏的笑容说,明天我就把头发放下来。

春花家**

春花从地上捧了一点雪,捏成一个小球,往前跑了一段路,回头一出手砸到了我身上。溅出的雪沫屑碎了一地。 春花春花,答应我吧!做我女朋友! 春花使劲往前跑说,打雪仗啊,打赢了我就答应你。 我没等她说完话我就一个箭步追了上去…

璐璐:爸,我不结婚了!

第十场

李哲:我没你想的那样,璐璐人不坏,我没必要伤害她。

李哲跟春花在地摊上吃烧烤。

春花:你怎么知道我的?

春花:真后悔没好好读书,没上大学。

第三十场

春花看着璐璐,故意作不认识陈丙良:请问,您想要什么款式的?

春花:我怕你老婆打我。

李哲:璐璐老嫌这里脏,不肯吃,说丢面子。

路上车内**

第二十场

第十二场

李哲:我觉得你饿了。

说着,陈丙良拿手摸春花的臀部。

陈丙良笑着跟老婆坐在一起。

璐璐:我还想问你呢!你已经两三天没联系我了,我们都快结婚了!

陈丙良在床上抱着春花亲热

婚礼宴会**

李哲:你也不缺钱啊。

李哲跟春花一起在游戏厅玩疯狂摩托,璐璐打来电话。

汽车停了,春花也从上面下来。

李哲把春花抱进卧室床上,出来

春花

李哲忙拦着:你在这干嘛?

李哲:那聊点什么?

璐璐气得哭着跑掉了。

路边有一个摊子在弄猜数字的游戏,像“数独”一样,在格子里填对数字就能拿奖品。

陈丙良:李哲,你来把她抱上去。

第十一场

李哲:啊?

璐璐的男朋友看着春花,春花这才认出是下午银行的那个出纳员。

春花:我怀孕了。

春花:那要是我死了呢!

第二十四场

春花:中午,下了班有事吗?

李哲:倒卖垃圾哈。

说着,几分钟就都添好了。

第十六场

璐璐笑着:对啊。

陈丙良:你要能给我生个儿子就好了。

璐璐:你这么辛苦,要不要让爸爸再给你调个职业?

地摊上**

春花没说话。

春花:我觉得我老了。想有个依靠。

李哲:别傻了。

春花家客厅**

春花和李哲走在镇上的路上,路边到处像集市一样卖着各种各样的东西。

李哲: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。

春花一个人坐在车上望着窗外。

春花:没事,水龙头都好了。

李哲:我不。

春花坐在桌前委屈:他过节都得回去过,老婆一叫他,他就得回去,我过的是什么日子啊!

春花买了一柱出来:我每天都买。

春花:他们爷俩一个样。

春花:你什么时候跟她离婚!

春花:不会吧。

春花家楼下**

第十三场

春花:是!

春花:好。

窗户外面,一群鸟儿飞过天空,自由的飞翔。

春花:滚开!

银行**

春花:跟我来。

李哲:啊?

春花从摩托车上下来:说太刺激了。

李哲:不了。

春花:有我这么好看的收垃圾吗?

李哲看着两个人一前一后出去。

一不留神,水喷出来,被喷了一身。

春花:你上过大学?

旁白:这里的人们作息很规律,大概过了晚上九点以后,路上就再也不可能有人。

璐璐不高兴:她自己不会走吗!

春花:我们走吧,哪都行,我们出去,到别的地方,一起做点小生意,肯定能活。

李哲尴尬:那天,对不起。

李哲在玩“疯狂摩托”,春花拍他的肩膀。

李哲:好,如果那样钱不多的话,我还可以去找份别的工作,别忘了,我可是大学生。

春花打他:恐怕一开始会辛苦点,咱俩租个小店的房子,白天做小买卖,晚上收拾出来睡觉。

春花冲厨房里喊:我跟他好时,他说他没结婚。我哪知道他骗我!

李哲:别做梦了,这个不可能中的。

春花家卧室**

第十五场

李哲:他太不是东西了!

第五场

陈丙良停了下来,春花把头扭向了一边。

李哲:怀孕了能吃烧烤吗?

爸爸从厨房里炒着菜,端出来:咱们村的姑娘还就你有福气,能嫁个镇长。你娘说的没错,你脚心长痣,大富大贵!

陈丙良:你能不找事吗?

春花家**

李哲没说话,湿着走了。

李哲没说话。

李哲:我骑着三轮车带着你,你就在后面唱:“酒干倘卖无,酒干倘卖无……”

春花:我给你拿换的衣服。

这时护士喊春花的名字。

出字幕:春花

然后对刻字的师傅:字一定要清楚点啊。

春花委屈:你也知道买戒指迟到了没诚意,当时我们定好买戒指时,你不是也在陪你老婆吗!

医院**

春花:哦

春花:上去坐会儿吧。

摆摊子的人:看,绝对真实,奖品是个熊娃娃,就给他们了。还有谁来!

陈丙良:好了,别说了!你好好冷静下吧!

李哲沉默了会问:什么时间?

春花家卫生间**

璐璐:可不可以在我们的戒指上刻上我们的名字?他叫李哲,我叫陈璐璐。

副利彩票门口**

春花:哦?不好找工作吧。

李哲放下电话,愣住了。

春花在对着墙抽烟,陈丙良过来,搂着她。

春花拿过熊娃娃:你太厉害了。

春花过来帮忙,帮李哲一起按着水龙头,春花的领子太大,李哲看见了春花的胸。

春花:让她打吧。

李哲:对。

陈丙良:回去吧,回去跟璐璐好好过,别管我们,你还是我的好儿子。

路上车内**

春花:玩不了了。

第十八场

陈丙良:滚回去!

春花:结婚用?

春花:你连声招呼都不打,就把你女儿带进来,我看见她就想起她妈,你不知道我会不高兴吗?

春花:我不是你想的那样。

春花:学会计吗?

李哲:会。我跟她大学就在一起,我比你更了解她。

李哲:一起去玩疯狂摩托?

李哲:他知道吗?

春花拿着以前出的号的图:快帮我研究研究,说不定这里面也有概率

春花抽着烟,对着墙掉眼泪。余光看见有个人在看她,抬头一看是李哲。

李哲:是吗?你想离开他,我以为你自愿的。

春花:那就换一个呗。

说着挂上了电话。

不一会儿,璐璐冲了进来哭着:我就知道你有别人了。

春花家很干净,李哲进门看着陈丙良的拖鞋愣了会。

春花:你同意了是吗?

第七场

璐璐:白金镶水钻的。

第九场

第二十九场

第三场:

旁白:镇上没有什么高楼大厦,最高的居民楼只有六层。

画面:街上卖菜的和买菜的老太太。

首饰店楼后**

李哲捂着脸:你别把所有人想的都一样,如果你不是长辈,我早动手了。

四个人在陈丙良车里,春花坐在前面,璐璐和李哲坐在后面。

画面:路上的照相馆的橱窗里有一张春花的照片,像框是黑色的。把整个人框得严严的。

春花:没了才好呢。

春花反打了她。璐璐大喊:我告诉我爸!

春花家楼下**

春花笑了,亲了李哲一下,继续计划着。

璐璐忙帮着男朋友解释:没办法,他们银行就是这样,每天下午都得结算的。

春花:好,知道了

路边摊傍晚**

春花在银行存钱。出纳员是个高高瘦瘦的小伙子,看到她的名字后,冲她笑了笑。

李哲:等修完一起换吧。

陈丙良:璐璐这就要结婚了,我怎么提,多伤孩子心啊!

春花父母家**

春花把戒指拿给加工刻字的师傅,让店员来招待,自己进去了。

李哲:他很久没来了吧。

游戏厅**

春花:放心吧,他不在。

第二十三场

『完』

春花吃的特别开心

第二十六场

李哲:是不是爽快多了!

李哲:你打算怎么办?

画面:镜头从高空摇下,一座座小居民楼。

李哲出来,陈丙良给了李哲一拳

春花:你要回去吗?

旁白:镇上有个漂亮的女孩子,叫春花。

李哲:他在我也不怕。

李哲瞪大了眼,半饷没说出话来。

李哲:这有什么啊,就是数学的概率呗,别忘了,我学什么的。

李哲:对,我以为学出来能拿诺贝尔奖呢。

地点:山东某镇

璐璐:好啊。

李哲:哦。

李哲:不用了,这份工作挺好,我先忙了。

第二十二场

李哲:别开玩笑了,让我陪你把我未婚妻的弟弟或者妹妹给杀了。

李哲和璐璐在给宾客敬酒。

没说话,走了。

第一场

春花:不知道,我不想让他知道。

春花:不用你可怜我!

李哲没说话。

陈丙良:你们俩什么时候开始的。

春花:点点头。

说完陈丙良走了。

旁白:晚上一下班,大家各自就回到自己的家里,看电视。

李哲在柜台里,看见春花推门进来。

春花拉李哲进去

春花:这工作是她爸给找的?

陈丙良:你就那么恨我吗,我就想要个儿子。

春花:是,他一直在忙你跟璐璐的婚事。

李哲:好了,全好了。

春花在用鹿皮擦首饰,陈丙良进来了,后面跟着他的女儿璐璐。

李哲对璐璐:你在这里等着,我出去抽根烟。

路上公共汽车**

陈丙良:你今天找事是吧?

李哲:不知道水龙头和下水口都坏了吗?

第二十一场

李哲:我可以从给人家当数学家教,赚钱养你。

陈丙良:怎么了?不高兴了?

汽车停了,李哲从上面下来。

爸爸:去,都存起来。你给我的,我大部分都存着呢,将来还都是你的。

李哲:这个,小儿科。

李哲:不,数学。

李哲:我送你回家。

陈丙良来电话给李哲:璐璐自杀了,正在医院。

春花闭着眼把头扭到一边,没说话。

李哲:没什么意思。

第六场

第十九场

李哲:哦。

路上车外**

李哲:璐璐,自杀了。

旁白:白天大家忙于上班,街上只有那些做小买卖和出来买菜的大妈们。

春花家**

陈丙良:不是不想要吗?

游戏厅**

春花来找李哲,同事说李哲辞职了。

李哲不肯选,出去了。

春花接过来,存折上有五万多,看着没说话。

春花把拖鞋拿过来:有,怎么了?

李哲把春花抱在了怀里。

春花:我给你生个孩子吧。

李哲走后,陈丙良到卧室捧着春花的手哭了。

李哲陪春花坐在医院走廊上。

两个人坐着从山东到北京的大巴上

李哲上去把春花按住强吻她。

李哲:我去买票,我这里还有一万的积蓄。

李哲:别闹了,我回去跟你说。

春花:这些年他给我的生活费我存了不少,加上我爸存的,一共有十万。

爸爸把头伸出来:哎呀,男人啊,还有心骗你就是还喜欢你。你年轻,他跟他老婆离婚是早晚的事。

李哲扶着墙,没说话。

李哲忙叫别人来替他,从柜台里出来。

第十四场

陈丙良:今天订好挑戒指,一点诚意没有!

春花:修的人明天才过来。

李哲:我以前一提分手,她就自杀。她真的敢玩命。

李哲走在路上,看见那天路边的“数独”的摊子,傻愣着。

画面:路上人很少,做生意的都收摊子了。

爸爸又回了厨房:谁让你选了这条路呢,我又没逼你!

说着爸爸从屋子里拿出了一个存折,放在一千块钱旁边。

春花不屑:我那能叫嫁吗!

银行**

春花:要我妈还在,她肯定不会让我这么委屈!

璐璐:爸!

春花没说话。

第二十八场

李哲一口气把啤酒给喝了。

春花急了:我不想等了,我不想跟他过了!

春花很感兴趣:我每次来这里做都做不对。

春花:她是孩子,她跟我差不多大,难道我就不是别人的孩子?你就不怕伤我爸他女儿的心吗!

春花:这份工作,你好像做的很不开心。

李哲:我没车。

李哲苦笑:呵。

李哲:我让你别吵了!

璐璐:你们有了是吗?这么快?如果我不跟踪你,你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

对春花举手要打春花:你不要脸!

跟春花一起上去了。

第二十七场

李哲拦着,璐璐已经拨通了电话。

爸爸:这也没办法啊,不能张扬,谁让他有老婆呢!

璐璐拦着春花不让春花走,上去给了春花一巴掌。

春花:他不喜欢别人穿他的拖鞋,我给你拿新的。

李哲忙从摩托上下来:你好点了吗?

首饰店**

春花:好,走着。

春花笑了。

李哲:什么?

春花:那总比将来着这孩子没爸爸强吧。

春花:那你懂概率的话,那我们起不是要发财了。

李哲发现水龙头坏了,在滴水,下水口也堵塞了。

春花:春花

春花笑了:明天中午。

说着把李哲推了出去。

第二十五场

春花:去了北京,我们俩可以开个小店。

春花把李哲推开:你给我滚!你以为我是什么人!

春花:我想让你陪我去流了。

春花:我要是真中了,有了钱,我就离开他。

陈丙良:我也是为了照顾你的生意啊。

说完,陈丙良忙看春花的脸,春花把头扭向了一边。

李哲:有是有,不过几率太小了,不可能中的。

春花:有就比没有强,说不定我们运气好呢。

李哲看着春花:你真好看。

春花:为什么啊?陈丙良说玩物丧志。

春花:好了,不说他们了。

李哲:你不会,你坚强。

画面:夜晚,各家各户从窗户里投射出的灯光。

李哲:我无论中午还是下午,只要一有时间就过来玩。

陈丙良家**

福利彩票处**

李哲站在门口,看到卫生间冒出水来,脱下鞋光脚进了卫生间。

李哲:有钳子吗?

陈丙良:你以后离她远点,滚!

陈丙良:我们的事,我会自己处理。你要是敢跟璐璐说我跟春花的关系,我就让你永远在镇上待不下去。

李哲:我读了这不也没什么大用处吗,也就能弄个熊来。

春花:你真是太好了,我根本弄不来,我去给你拿换的衣服。

春花:我觉得他不可能离婚。

春花把三千块钱放到桌上:给,爸,这月的生活费。

爸爸有些生气,在厨房里使劲拿刀剁蒜:你离开了他,你怎么过!我老了,没什么本事,你就好好跟他过吧,我不可能照顾你一辈子!

陈丙良:你少说两句!

春花:怎么了?

春花:你愿意跟我走吗?

陈丙良看着春花进去,也说有事,从正门走了。

李哲:要是她死了,我心不安。

爸爸擦着手去了卧室:我在村子里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,现在可好了,咱家也能盖洋房了,不都是他的功劳吗。他每月都按时给你生活费,这不是很好吗?

李哲:我岳父老定期给一个女人打钱,我还不得注意着点啊。。

春花把头扭向了窗外。

爸爸:完了完了,菜胡了

第二场

李哲:你太好看了。我带你走。

李哲走后,春花傻愣着,用手摸着嘴,跑到窗户往下看,看着李哲的背影远去。

路上**

一个快五十的男人(陈丙良)压在一个漂亮的二十多岁的女人(春花)身上,两个人亲热着。

李哲冲她笑了。

第四场

李哲:单位叫我回来,太急,没办法。帐务出错了。

银行**

璐璐:你出去抽烟怎么就一直没回来!

本文由科研成果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春花和我,徐志摩诗集